_千袖逆风兮

主刷叶蓝 已溺死
懒得死星人 蹲坑吃粮

一个写不出正剧的段子手

【叶蓝】全荣耀最大的秘密(下)

* 持续抑郁,持续放飞

* 全篇都在胡说八道胡言乱语胡诌乱道没有一句正经话

* 有私设,有bug,剧情很水逻辑混乱,不正确都是我的

* 开心就好,大家千万千万不要认真,如觉冒犯我先道歉

* 不该乱立弗莱格


关键词:【博远】和【泊远】


9.


叶修是被一阵铃音给惊醒的,他有些迷糊的侧头看了眼身旁睡得正熟的蓝河,忙支起身子去捞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生怕惊动了枕边的人。

 

来电显示一个陌生号码,叶修不假思索想点拒接,然而刚买的触屏手机他玩得还不太顺溜,手一滑就按成了接听。叶修正准备挂断,却听电话那头隐隐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连同嘈杂的噪音一同送到了叶修耳边:“叶修,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叶修一愣,他本以为是诈骗小广告,不料不仅对方知道他的名字而且来者不善,叶修将电话放到耳边:“我哪种人?”

 

那声音断断续续与噪音一同响起:“你不要装傻,我警告你,不要做对不起吕泊远的事情。”

 

叶修又一愣:“我怎么对不起许博远了?”

 

“你对泊远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博远这不是好好的吗……”叶修和那人算是彻底绕了进去,叶修表示不仅不清楚并且非常迷茫,听他这口气以及看他这般维护许博远的样子,莫非是蓝河哪个在道上混的亲戚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可他也没听蓝河说过这号人物啊。

 

叶修心想我哪敢做什么,为了博远我连黄少天都不怼了,为了满足他近距离看他偶像英姿的愿望黄少天的pk我一个都没推辞,不过话说回来我才是他的男朋友可他看到夜雨声烦就两眼放光是闹哪样啊!

 

孙翔在电话那头听到叶修这短暂的沉默,心里暗骂道:靠,他沉默了,他心虚了。

 

他压低嗓音,又恶狠狠的说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欺负泊远让他伤心,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叶修转头看了眼蓝河,闹出这么多动静居然还没醒大概是真的累坏了。他松散地裹着被子, 半个肩膀露在外头,肩上零星布着些细碎的吻痕,身体余下的部分被被子挡住,但叶修知道越往下走这样的痕迹越多。

 

他轻笑出声,昨天晚上大概真的“欺负”得太狠了一点,他本也想着第一次要轻一些的,可当蓝河红着眼睛一脸情动的望向他时,他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后来蓝河咬着嘴唇哭得稀里哗啦,叶修还担心真的伤到了他想退出去,结果蓝河的腿却主动缠上了他的腰。

 

啧啧那模样实在太可爱了,简直是……

 

“就是想多欺负几把啊……”叶修似叹非叹了一声,忍不住伸手在蓝河头上薅了一把,然后电话就滴的一声挂断了。

 

孙翔在电话那头咬牙切齿,靠,他承认了!而且他还在笑!他喵的居然还在笑!

 

 

 

 

10.

 

到底是手撕渣男还是手撕小三,孙翔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弄到叶修的手机号并不难,因为他直接绑定了QQ根本就没想隐瞒。孙翔找了一个偏僻的公用电话亭给叶修打了通电话,警告叶修不要在外沾花惹草,为了让自己的言语更有威慑力,他特地上网搜了撕渣男指南,并且在小本子上记下了攻略:

 

  • 1)语气凶狠先喷为敬,要在气势上压倒渣男

  • 2)循序渐进抛砖引玉,给渣男造成心理压力

  • 3)慢慢深入步步逼近,要揪出渣男话中漏洞

  • 4)列举事实甩出证据,绝不给渣男狡辩之机

  • 5)……

 

 

他按照攻略才刚刚进行到第三步,没想到叶修居然就大方承认了他欺负吕泊远的事情,还毫无愧意毫无廉耻的说想多欺负几次,这特么能忍?

 

他分析现在的情况是,叶修并不知道他的那些出柜又劈腿的秘密已被他悉数掌握,对付叶修他占据绝对的主动权。棘手的则是那位小三,那位目前为止他尚未露出过真面目,对手信息过少,无法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弄清小三的真实身份。

 

他再次浏览与黄少天的聊天记录,并将黄少天的朋友圈仔细翻阅了一遍(这是个多么浩大的工程啊),终于,敏锐如他发现了其中的关键词:公会。

 

为什么他说到叶修时总会提起蓝雨的公会,且提及次数越来越频繁,这其中说明了什么?是不是意味着那人正是出自蓝雨的公会——蓝溪阁?其间黄少天还提到“精英”“人才”等字眼,大概可以证明这人不弱,在蓝溪阁的地位也不低,既然如此那么蓝溪阁的高层人员则是最有可能的人选,而蓝溪阁的公会高玩最有可能的所在地……可不就是蓝雨的主场G市了?

 

孙翔虽然觉得作者,啊不,孙翔虽然觉得自己在拼命的胡说八道,可是得出来的结论真的好靠谱哦。

 

至此孙翔不禁为自己的推理能力而折服,如此迅速的就将目标限定在蓝溪阁,从而进一步推理出了其所在城市,大大缩小了搜寻范围。如果自己不打荣耀的话去做个私家侦探应该也挺有前途的。

 

他正在专心思考着,突然一杯热茶就递到了他的跟前。

 

他抬头一看,竟是吕泊远,他看上去不太好,面色苍白脚步虚浮黑眼圈也十分明显,但他依然强撑着对他勉强一笑,将茶水轻轻放在他的桌上 。

 

完了,孙翔大脑一片空白,看吕泊远这颓丧宛若失恋的模样……他知道了,他绝对知道了。

 

吕泊远直视自己的性向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而且追求的对象还是叶修那个身处荣耀中心腥风血雨的男人,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呀!然而没过多久叶修就弃旧恋新另寻新欢,吕泊远无人倾诉无处诉苦,只能强忍悲伤将所有的哀痛都一个人扛。可是吕泊远是个多么好的人呀,你看他自己都如此痛苦了还不忘关心队友给自己送上一杯热茶。这样好的一个人,叶修怎么能如此待他?

 

想到这里孙翔更为吕泊远感到委屈,是可忍孰不可忍,孙翔一拍桌子,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把吕泊远吓了一跳。他悲情而惋惜的望着吕泊远,坚定地说:“泊远你放心,我都理解的,你是我兄弟,我不会让你受苦的!”

 

“你……”吕泊远刚刚开口,孙翔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跑出了训练室,徒留吕泊远一脸目瞪口呆站在原地迎风凌乱:诶不是受个啥苦啊我就是拉了两天肚子你至于吗?还有“泊远”这种称呼是闹哪样鸡皮疙瘩都掉一地好吗!你等等啊这茶里我放了好几味贵重的壮阳补药我熬了一夜才给调出来的你好歹喝一口啊喂!

 

 

 

11.

 

孙翔破门冲进经理办公室,一拍桌子,以奶奶病重必须要回老家为由请求经理放他几天假,战队经理见孙翔十万火急,又被他这叱叱咤喑呜的气势给吓到,来不及多想就真的大手一挥给他批了假条。

 

孙翔径直去机场买了飞往G市的机票,在候机室及飞机上,孙翔的大脑一直高速运转,他计划该如何隐藏身份潜入蓝溪阁,如何通过蛛丝马迹找出“小三”,以及见到了“小三”要如何面对,并且该如何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让他退出这段感情 。若文撕不通还能武撕,孙翔活了活筋骨,有些担心自己好久没练了还能不能行,万一人家叫来一大帮兄弟,自己一个人肯定搞不过呀……是不是见之前得先雇两个保镖来着?

 

待飞机抵达终点时,孙翔心中已有了一套周密的方案,他觉得这套方案简直神来之笔天衣无缝滴水不漏,于是他昂首挺胸地踏上了除渣男伐小三的征程——

 

——然后他发现他并不知道蓝溪阁总部在哪儿,拿出手机来一看,没电自动关机,连个*度地图都用不了。

 

孙翔两眼一黑。

 

“孙翔大神?”他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这样叫他。

 

孙翔心中一颤,摸了摸脸,又摸了摸头顶,孙翔感觉整个世界都黑了。完了,自己的口罩和帽子落飞机上了,自己现在毫无掩护措施走在机场里还被粉丝认出来了,这要被媒体拍到,对俱乐部那边才是真的难以交代。

 

孙翔捂住脸垂死挣扎:“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那人疾走几步到他跟前:“大神你别慌,是我,蓝河,还记得吗?”

 

孙翔犹疑地放下手,眼前的青年干净清爽,看上去与他年岁相仿,记忆中他好像是见过这张脸,还有这个名字,也的确有些耳熟。

 

“啊……是你!”孙翔记起来了,他是世邀赛随行的工作人员之一,没记错的话应该属技术部,听说在蓝溪阁公会声望很高,平日里也打过几次照面,听人管他叫“蓝桥”,但叶修却叫他“蓝河”。

 

孙翔宛如看到救星,冲上去一把抓住蓝河,低声说:“蓝河同志,你能带我去一趟你们蓝溪阁总部吗?要悄悄的。”

 

蓝河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情况?轮回要侦查敌情也不至于派这么个大神过来吧……卧槽莫非是孙翔是打算下个赛季转会蓝雨?蓝河瞬间惊悚脸。

 

 

12.

 

然后蓝河在惊震交加的情绪中点了头。

 

孙翔非常高兴,觉得自己真是遇上了好人,感动得重重拍了拍蓝河的肩。

 

蓝河不自然的咧嘴笑了笑,他肩膀上有一圈牙印,那是叶修的恶趣味。

 

蓝河将自己的帽子和干净一次性口罩借给了孙翔,孙翔不禁感叹这小伙子人真好,不过他还是有些奇怪:“话说回来,你怎么也在机场?”

 

“啊……我周末有事……回了趟老家……”蓝河侧过脸去,有些心虚,毕竟趁着休假去找叶修这种事怎么说得出口。 他有些不安,眼神躲闪一时间没有看路,恰和迎面而来的一人撞个满怀。

 

撞人的青年忙不迭的道歉,蓝河也连连说没关系,他注意到那青年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他们十指相扣,从他身边走过。

 

蓝河回头看着他二人的背影有些失神,竟也隐隐生出了些羡慕的情绪。他知道这对于他和叶修是不可能的,至少现阶段不可能。

 

孙翔见蓝河盯着他们发呆,误会他所想,心中有些不快:“怎么,你歧视同性恋?”

 

蓝河吓得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没有。”

 

孙翔叹了口气,毕竟他刚开始知道自己好兄弟的性向是也着实吃惊了一把,他安慰道:“你不要怕成这个样子嘛,我又不会去LGBT协会告你搞歧视。”

 

蓝河欲哭无泪:“大神你误会了我真的没有。”毕竟我也是受LGBT协会保护的。最后这句话就要脱口而出了,又怕吓到孙翔咽了回去。

 

“蓝河,你机票掉了。”孙翔突然叫住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了起来,顺眼看了看机票,照着上面念道:“许——博——远——原来你叫这名儿啊。”

 

蓝河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朋友也跟我吐槽过很多次了,一个玩游戏的偏偏起了个读书人的名字,我没少被他们笑话。”

 

孙翔又把这名字念了两遍,突然狂笑不止:“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名字和我们战队的吕泊远念起来好像啊不会是亲戚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笑声戛然而止。

 

蓝河并未察觉,认真解释道:“只是巧合啦,我可没有吕泊远大大那技术。走吧大神——咦孙翔大神你怎么了?”

 

只见孙翔石化一般立在原地,双眼圆瞪身体僵直,仿佛受到了什么天大的惊吓,脸上颜色从青到白,由紫转黑,面部表情从不可置信到玄乎其玄,从难以捉摸再到高深莫测。

 

孙翔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不得了的细节,他死死盯住眼前的蓝河。

 

蓝雨,公会,蓝溪阁,精英,高玩,G市……他低头看了眼机票,机票上的出发地点,写的赫然是H市。


孙翔突然间彻悟了黄少天那句“已被闪瞎”。

 

叶修那句告白重新在他耳畔缥缈萦绕:“博远,我喜欢你……”

 

“博远。”

 

“我喜欢你。”

 

……

 

于是过了好久,孙翔终于晃过神来,他僵硬的,绝望的,生无可恋的,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音节:

 

“我操他奶奶个腿儿。”


==============================

恭喜翔翔终于知道了全荣耀最大的秘密。


以及……不用怀疑小蓝是被老叶操哭的


评论 ( 35 )
热度 ( 320 )

© _千袖逆风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