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千袖逆风兮

主刷叶蓝 已溺死
懒得死星人 蹲坑吃粮

一个写不出正剧的段子手

【叶蓝ABO】社会你蓝哥 (二)

*我流ABO

*社会你蓝哥的意思就是社会,你蓝哥,若接受无能请不要勉强

*虽然动画蓝哥是白发设定……然而蓝哥就要蓝得彻底不是

*蓝河混混头子设定

*勉强半原著向

========================


叶修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他回到了自己落魄却辉煌的少年时代。

 

他和苏沐秋从网吧出来,兜里揣着代打赚来的四百块钱,那年的夏天走的很早,八月底的傍晚已开始带了凉意,他们穿得不多,被风一吹都得打个哆嗦,但口袋里的那四百块钱却被焐得很热。

 

叶修想说晚上去吃楼下婆婆家的热汤粉吧,两块钱一大碗,管饱又暖和。他还没开口就被苏沐秋扯了扯袖子,然后附到他耳边低声说:“我们被人盯上了。”

 

叶修问什么情况;苏沐秋说他们有三个人,从出网吧起就盯了我们一路;叶修第一次遇到这种事,问那现在该怎么办;苏沐秋说不慌,我在这里拖住他们,你赶紧去找陶老板,他会帮我们的。

 

叶修说钱在你兜里,还是我来拖住他们,你去找陶老板吧。

 

苏沐秋说放屁,就你那两下子还想着拖住三个人瞎逞什么能。 

 

叶修用力推了他一把说,你跑的总比我快,别磨叽了快去。

 

苏沐秋余光瞟见身后的三人已蠢蠢欲动,决定不再推搡下去了,拍了拍叶修深吸口气, 向一条岔道玩命儿的跑去。

 

叶修只身站在原地,摊开双手,而后紧紧握住。

 

死也不能让他们得手。这是当时叶修想的,还差这一笔苏沐橙下学期的学费就能凑齐了,明几天若运气好再挣几笔下个月的房租也有着落了,说不定余下来钱的还够他们小资一把吃顿麻辣烫。

 

天气很凉,但叶修的身体开始发热,他觉得有一把火在体内的某个地方烧了起来,火势愈烈,连周身血液也沸腾起来。

 

叶修转过身恶狠狠的向那三人冲了过去,对面的三个人年龄比他大个头比他高,而在叶修冲过来的瞬间心里却突然畏惧了起来,那个少年表情凶狠眼中充血,周身强大的气场竟让他们一时间无法挪步。

 

后来苏沐秋告诉他,他的第二性别,在那天觉醒了。

 

==================


 

叶修睁眼是一片白茫茫的天花板,他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上盖着一只薄毯,四下清静,唯有老旧的空调哧呼哧呼聒噪的运转着。

 

他感觉身体很沉,整个人陷在了床上,骨头都散了架肌肉又酸又疼,唯有腹部和鼻尖似乎还存了一丝清凉。

 

“咦,你醒了?”趴在沙发上努力踩着黑块儿的青年见叶修睁眼,随意将iPad扔到一边站起身来。

 

梦境太长他睡得太深,直到叶修看到向自己走来的蓝发青年, 他才想起自己此刻身在何处。

 

 

 

青年架着他在毒辣的日头下走着,汗水将两人浸得透湿,他隐隐闻到了薄荷糖的味道,清新沁人的清香让正午的炎夏变得似乎也不是那么让人无法忍受。

 

青年将叶修带到他家,不过说是家,其实是一家杂货店,盛夏时分顾客寥寥,看店的小伙计百无聊赖戴着耳机玩乐动达人,他的手指忙着摁屏幕,抬眼随意扫了眼来人,两秒之后一把跳了起来,却忘记耳机线还连着,手忙脚乱差点把iPad摔到地上。

 

青年一记眼刀过去,小伙子瞬间就安分了,恭敬招呼了声:“蓝哥。”

 

叶修被带到了后院的一个小房间,他躺在床上,青年开始为他上药。他将红花油倒在手心,在两掌搓匀了抹在叶修腹部,他上药的手很轻,看得出是个很有经验的人。

 

空调的冷气瓦解了盛暑的酷热,红花油的清凉覆盖了受伤后的疼痛,鼻尖薄荷糖的香气还未散去,叶修开始觉得疲惫,身体同眼皮一起变得沉重起来。

 

他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现在嗓子发干。

 

叶修嘶嘶的吸着凉气,缓慢坐起身来,身边的青年无言的为他倒了杯温水,叶修挑了挑眉,接过来一饮而尽,感觉自己回到了地面。

 

“好些了吗?”蓝河问道,随手为自己也倒了杯。

 

叶修说:“好多了,谢谢……嗯……蓝哥。”

 

蓝河正在喝水,听到这声“蓝哥”很是囧了一下,一口水呛进喉咙咳得满脸通红,他拍着胸脯惊魂未定道:“你……你叫我阿远就好。”

 

“哦,那就谢谢阿远了。”叶修顺着他的话应道。

 

这声“阿远”莫名让蓝河心脏停跳半拍,他害怕暴露自己的窘迫,转身在沙发旁的箱子里翻倒口不择言:“那个,叶神你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呃,煮面给你吃?”

 

听到这称呼叶修一怔:“你玩荣耀?”

 

见蓝河点头,叶修来了兴趣:“哪家的?”

 

蓝河想起曾经被君莫笑支配的恐惧,磨磨牙说:“蓝溪阁!”

 

“哦,蓝溪阁和我交情不错啊,说不定我们还打过照面。”

 

蓝河几欲吐血,人生第一次觉得“交情不错”是个贬义词。他一边脑补自己一招之内干翻眼前这个全联盟最大的boss,一边忍气吞声的又磨了磨牙:“玩得不怎样,我们没见过。”

 

叶修哦了一声,蓝河有些心虚,忙转移话题:“没想到叶神也挺能打啊,看其中一个满脸都是血的。”

 

叶修说:“唉,十几岁出来闯社会,什么不都得学点。现在是年纪大了,换我十六七岁那会儿,一挑三无压力啊。”

 

蓝河噗嗤一声笑了:“你当是打荣耀擂台赛啊,就瞎吹吧。”

 

青年笑起来的时候是很温柔的,虽然这身社会气十足的杀马特造型乍一看非常有葬爱家族大公爵接班人的既视感,甚至刚开始还想着也许这人跟包子能成为知己。但接触下来这人既不脱线也不中二,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温和细致,叶修不懂他为何要把自己打扮成这样,也不知眼前的青年是如何成为那两个混混口中谈之变色的模样的。

 

叶修正想的出神,却听蓝河问道:“话说叶神你失踪这么久,你们兴欣的人该急了吧?” 

 

“啊也是,是该回去了。”叶修翻个身下了床,“那今天就谢谢阿远了。”

 

“不……不客气……”蓝河定定心神,又开口道,“不过叶神,走之前留个签名吧。”

 

叶修望向他,蓝河指着门外解释道:“那小子是你的脑残粉。”而后又有些不满的嘟囔,“刚才你睡着那会儿他差点把你从上到下摸个遍,还好你没看到他那模样,不然真给蓝溪阁丢脸——哦你放心,我没让他得手就是了。”

 

叶修听到最后一句话才松了口气,伸手接过蓝河递来的笔,那双漂亮的手上满是青紫的伤痕,右手骨节有着明显红肿,想必现在连屈伸手指都有些困难。

 

蓝河心疼的看着这双价值几百万的手:“我给你手也上药了,不过一时半会可能没什么效果,还好你现在不需要亲自参赛。不然后天……”叶修抬起头来,蓝河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慌忙解释,“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叶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小同志不用担心,我不上场兴欣照样赢蓝雨。”

 

于是蓝河的愧疚瞬间荡然无存:“蓝雨必胜!以及在G市的地盘说这种话就算你是叶修也会被打的!”

 

叶修觉得这小青年真容易炸,他指了指门外:“得了吧,你们蓝溪阁内部还有我的真爱粉呢。”

 

蓝河后悔找叶修要签名了,他现在只想把那个不争气的小子拉过来暴打一顿。

 

“喏,给你,”叶修将签名册递给他,“你呢,你要不要?”

 

“不——要——”蓝河两个字说的掷地有声。

 

叶修放下笔,也不甚在意:“哦那真可惜。” 他看到签名册的扉页是一个鬼画符,黑色马克笔龙蛇飞动盘踞了整个页面甚至还沁透了三四页纸,他认出那是黄少天的签名。

 

蓝河小声对他说:“叶神,我们从后门走,我怕那小子看到你又得缠上来。”

 

叶修一想自己在睡梦中差点被人揩油,不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迅速赞同了蓝河的想法并沉痛的夸奖他思虑非常周到。

 

蓝河悄悄将拧门开了一道缝,见后院无人,朝叶修点了点头,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叶修正准备跟上,就见远处突然冲来同样是打扮奇异的一人,他满脸兴奋手舞足蹈:“老蓝老蓝,我听阿亮说叶修在这里是真的吗!”

 

然后蓝河面无表情的一把甩上门。

 

叶修觉得这个称呼有些熟悉,想了片刻随口猜了句:“蓝河?”

 

蓝发的青年浑身一僵,手放在门把上尚未离开。叶修看到他的面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红了,像是白纸中央猛地溅上一滴红墨水,墨水沿着纹路一点点的扩散开来,不一会儿就将整张白纸都染红了。

 

“靠。”蓝河别过脸不敢看叶修,现在他脸上的温度太高快把脑子给烧坏了,他嘭的一声把头磕在门上,然后一点点的滑了下去,蹲在了地上。

 

不该是这样的。蓝河绝望的心想,二笔那个傻逼哟。


评论 ( 21 )
热度 ( 167 )

© _千袖逆风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