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千袖逆风兮

主刷叶蓝 已溺死
懒得死星人 蹲坑吃粮

一个写不出正剧的段子手

【叶蓝】土豪与土豪的简单相加

*基本上在胡说八道

*笑话很冷,注意防寒

*我再也不随便开脑洞了

*私设遍地走

*群里姑娘想看两个土豪往对方脸上砸钱的故事,然而lo主是个穷逼

====================== 



(序)

 

女人两指捏着银色的小勺,顺时针方向绕着杯沿搅动咖啡,成块的方糖在杯中打着旋儿渐渐溶化,略带苦涩的水汽腾腾袅袅,幽幽送来一句描淡写的问候: “蓝先生,你好。”

 

蓝河身体僵直如临大敌,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好……请问您是?” 

 

女人仿佛没有听见蓝河的疑问,身姿优雅得端起咖啡小小啜饮一口,蓝河也不敢插话,只得耐心等她喝了个够。终于,她放下咖啡杯,双眼第一次从咖啡里移开,直视着蓝河慢悠悠答道:“我是叶修的母亲。”

 

女人的眼睛里没有恶意,却也不见得有多少善意,蓝河心里忍不住一哆嗦,立刻正襟危坐:“伯母您好,我是蓝河。”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被“请”来这里,这是他迟早要面对的事情,只是比他想象得要更早一些,也更直接一些。蓝河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对于对方的怠慢他不能生气更不能抱怨,这是他选择这条道路后所必须要承受的,但他依然不甘心被随意拿捏,最终还是补充了一句:“我是叶修的男朋友。”

 

女人打量着他,想从他的表情判断他刚才那句话里有多少挑衅和宣告主权的成分,她眉毛一挑:“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接受这种事情?”

 

蓝河说:“因为我喜欢他,也不会有人比我更喜欢他,而他恰好也喜欢我,这个理由算不算?”

 

女人惊讶于他会如此直白的说出来,但她很好的掩饰住了,况且她今天来也并不是为了听蓝河诉说衷情,于是她直截了当的问了:“关于叶修的家世,你了解多少?”

 

“家世?”蓝河有些茫然。他环顾左右,这是一家高档雅致的咖啡店,店内装潢华贵典雅但不奢靡,就连来往的服务生都穿着精美的小礼服。而他一件蓝雨限量的卡通文化衫,一条褐色的短裤外加一双塑料凉鞋,怎么看都与这里格格不入。他想,这伯母今天大约真的是来给他下马威的。

 

“如果你真的不知道叶修家世,我希望你今天回去能够查查,虽然我并不相信你没有调查过。就算是女人,我们叶家的门也不是随随便便这么好入的,更何况我们也绝不允许叶家的孩子莫名其妙带个男人回来。”

 

这句话口气实在重了些,蓝河心中有些愤懑,但他面上依然心平气和的答道:“首先,我不认为我是个男人这件事情会成为我与叶修感情的阻碍;其次,我的确不知道你们叶家房产几处家产几何,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您这样以金钱实力衡量的做法,恕我不能接受。”

 

女人不露痕迹的弯了弯嘴角,大约在笑蓝河的幼稚与不成熟,她不打算绕弯子了,单刀直入道:“我可以给你一千万,请你离开叶修。”

 

蓝河震惊得瞪大眼睛:“您这是做什么?”

 

女人云淡风轻的一抬眼:“嫌不够?两千万?”

 

蓝河捏紧了皮质的靠椅边沿,压低声音问道:“您觉得感情是能用金钱交换的,是吗?”

 

“年轻人,我在你这个年纪也理想主义过,但是你会发现,每样东西总是有标价的,不过是价值多少的问题罢了,比如你现在觉得两千万还不够,我可以再加码,总有一个数字会让你接受的。”女人顿了顿,“五千万。”

 

蓝河觉得难受,他不能忍受这种金钱至上的论调,更不能接受自己与叶修的感情就被这样摊在空气中明码标价。他觉得自己一刻也无法忍受下去,可他不允许自己就这样起身离开,那样意味着告诉别人他投降他服输,而他绝不会给人那样的机会。

 

蓝河与女人僵持着,他在头脑里飞速组织语言该如何回击,突然,一个人突然婷婷款款地坐在了他的身旁。

 

来人一身高雅的淡紫色长裙,Opium特有的馥郁芳馨让人有些迷醉,她搂着蓝河的肩,昂起头直视着对面的女人:“我可以给你一个亿,希望你放过俩孩子,让他们安静过日子 。”

 

女人皱起眉头,她盯着来人手指上的鸽子蛋,问道:“请问您是?”

 

蓝河郁闷的托腮,想到之前的对话可能都被听了去,不禁有些糟心,他赌气地扭过头看着窗外,有气无力道:“妈,你怎么来了?”

 

  ===============================

 


B市某高档咖啡厅。

 

咖啡厅不在居民区,因为大多数寻常市民更偏爱豆浆牛奶豆腐花儿,在他们看来现磨咖啡也比不得速溶的快捷方便;咖啡厅也不在商业区,那是X巴克的天下,因为忙碌疲惫的白领也不会花近一个月的工资去支付一杯提神的饮品,咖啡厅更不在闹市区,因为那样招来的只会是粗俗庸鄙的暴发户,他们的显摆用的金链子会毁掉咖啡厅所有的高雅和格调。

 

西三环偏北,处在一个刚刚好的位置,正因为如此,它成为了成功人士闲暇时光爱流连的地方,它还提供多人包间,因此也成为了精英人士进行重要谈判的宝地。

 

包间内,服务生将一杯清咖与鲜奶方糖一同讲究的摆放在木质的咖啡桌上,面前的女士略一点头向她道谢。这个女人是典型的职场女性,但又不同于普通的职场女性。她的服装正式却也不过分夸张,笔挺郑重的黑色的小西服搭在肩上,显得几分震慑来人的凌厉,而珍珠花团的胸章又凸显了几分她作为女性的柔软。

 

——这是叶家的女人。

 

服务生略一转身,将一杯康宝兰放在她对面的女人跟前,这位身着深蓝色的长连衣裙,面料看上去光滑柔软,像是真丝质感,一颗菱形的祖母绿宝石压在胸前。头发蓬松盘起,有些小女人的姿态,她神色恬淡随意,仿佛只是来赴一场闺蜜间的约会。

 

——这是蓝家的女人。

 

服务生接待过许多人,她知道现在这二位绝不像她们所表现的那样放松,她看得出双方都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包间内的气氛剑拔弩张。她小心翼翼不敢多话,只怕被刀箭误伤。

 

她拿起托盘,起身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她站在门外轻轻舒了口气,包间内依然静悄悄的,但她知道两个女人的战争,就此打响。

 

 

叶家的女人往咖啡里加着鲜奶和糖, 叹了口气:“好久不见 。”

 

蓝家的女人却不似她那般沉重,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叶家的女人用小银勺缓缓搅拌着咖啡,再叹道:“只是没想到再见却是这种情况。”

 

蓝家的女人若有所思道:“是呀,真是命运弄人,高考一别还以为今后此生不复相见,哪知道现在我们都快做亲家了,这就是缘分哪。”

 

叶家的女人有些气息不稳,在桌下攥紧了拳头,指甲都陷进肉里,她知道对方已经开启攻势这是在故意气她,若此刻表现得有失风度那才是遂了她的意。她松开拳头,命令自己保持淡定:“ 你若真想和我做亲家,我表妹的女儿和你儿子年岁相仿,长得也可爱,我可以做媒介绍他们认识嘛,何必要搭上咱俩的儿子。”

 

“哎呀表亲家哪里比得上真亲家,再说你表妹的女儿哪比得上你儿子稀罕。我儿子都告诉我了,世界冠军啊,你说我这儿媳妇儿带出去多给我蓝家长脸啊。”

 

叶家女人来不及细究“儿媳妇”,说道:“可不嘛,偏偏稀罕我儿子的人家多了去了,家族实力雄厚不说,家里的女儿也是个顶个的优秀,还真叫人挑花了眼。”

 

蓝家的女人问道:“怎么,你还想搞商业联姻?”

 

叶家的女人淡淡说:“倒也不是这个说法,就年轻人嘛,总该多出去交交朋友,多点选择也是好的。”

 

蓝家的女人喝了口咖啡,缓缓说道:“对,我听说了,上个星期你安排你儿子和吴氏的小女儿见面了是不是?”

 

叶家的女人一惊,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那又怎样?我儿子见什么人交什么朋友还得经过你的同意了?”

 

“那倒不用,就是这些天我们公司一直在商讨吴氏的收购事宜,现在正在与吴氏交涉中,就这几天吧,差不多该谈妥了。”

 

“……”

 

“哦,听说你还物色了宋家的千金?没事儿你尽管安排,等天气凉一点我找个时机让宋家破产就是了。”

 

叶家的女人捏紧了骨瓷杯的手柄,关节处微微泛白:“你是执意要和我作对了?”

 

蓝家的女人眨了眨眼睛:“怎么样?是不是有点怀念?”

 

  

叶家女人和蓝家女人还是姑娘的时候就认识了,她们住在同一栋楼,进了同一所学校,俩姑娘多才多艺,成绩也在班里数一数二,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大约带着点同类相轻的意思,她们明里暗里较过不少劲儿,但都知道对方不好惹,有点小摩擦也收敛着劲儿,因此始终都没有爆发过真正的矛盾,直到高三春心萌动之时,她们喜欢上了同一个男生。

 

两个姑娘都太好强,家境优渥成绩优异,从小想要就没有得不到的,于是曾经的暗斗成了明争,陆陆续续结下了不少梁子。不过最后那男生谁也没答应,这一局她们也谁都没赢,高考过后两个姑娘去了不同的城市,这段往事也差不多被遗忘在了去往他乡的火车上。

 

其中一个姑娘嫁给了良辰集团的总裁成了叶家的女人,在商场上杀伐决断,成了商场上人人敬畏的女修罗。她为叶家生下了一对双胞胎,虽然同胞生,但俩小子的性格却天差地别,小儿子一向懂事上进,而老大从小就不让人省心,最后更是离家出走十余年未归。

 

另一个姑娘则更加辛苦,她原先嫁了一户姓许的人家,结果许家的男人在她生下许家的小子不久后就在一场事故中丧生,她没有时间消沉太久,因为她还必须要养育她的孩子。她的优秀让不少成功人士倾慕,在孩子五岁那年她改嫁蓝绶集团的董事长,成了蓝家的女人,许家的小子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蓝家的小子。

 

这两个女人本该再无交集的,

 

直到叶家的小子和蓝家的小子谈起了恋爱。

 

 ===============================

 

咖啡店五百米开外的街边摊内。

 

叶家小子和蓝家小子一人嗦一碗酸辣粉,跟前放着两根油条和两听美年达,他们一手动着筷子往嘴里扒拉粉条,另一手举着手机刷得正欢。

 

他们刷着刷着,相互对视了一眼,默默放下手机,脸埋进碗里一顿猛嗦,直到碗见底了才抬起头来。

 

两人突然陷入了沉默,“我男朋友是个土豪”这样的冲击让他俩都需要消化一下。蓝河把油条撕成一段一段的泡在汤里,咬了一大口他突然抬头说了句:“原来你们家这么牛逼啊。”

 

叶修放下筷子面无表情:“蓝大少爷,你这样抬举我让我很慌张啊。”

 

“良辰集团诶,这是全国人民心中的一个神话啊,我就是听着令尊的事迹长大的……中二那会儿还买过《良辰语录》……当时觉得这种说话方式好炫酷啊,哪像我们家就是个搞农业的。”

 

“太妄自菲薄了吧蓝大大,全国的农业商品链基本被你们企业垄断了吧。俗话说民以食为天,你们家也忒霸气直接扛起整片天,前阵子你们改良的新型蔬菜蓝绶香菇红遍全国我都知道了。”

 

“哦,是这样……我后爹叫蓝授,他太爷爷叫蓝绶,就是个种香菇的,后来他爷爷蓝寿靠着卖香菇致富,办了一家小企业,专搞菌菇类种植和销售,他爸蓝售开始扩大规模,不仅仅局限于菌菇,各类果蔬都占一点吧,没想到就越做越大,到我爹这一代,就、就这样了……”


“……那你怎么不叫蓝shòu?” 


“因为这个读音里好看的字都已经被占光了。”


“……”


叶修低头看着桌上被蓝河挑出来的香菇,问道:“那你怎么也不吃香菇?”

 

蓝河悲愤地说:“我香菇过敏。”

 

  ===============================

 

咖啡厅内。

 

叶家的女人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你是不是为了搞垮叶氏故意叫你儿子来接近我儿子!”

 

蓝家女人也愤怒了:“你说的是什么鬼话,我怎么会知道你儿子是基佬,况且怎么看你小儿子都比大儿子帅,就算我下手也要挑的好吧。”

 

叶家的女人:“你自己去网上搜叶修看一看,多少姑娘排着队想给我儿子生孩子;你再去看看我叶氏的门槛儿,多少人踏破了只想成为我叶家的媳妇儿。如果不是你儿子主动接近我儿子,我儿子怎么会看上一个男人!”

 

蓝家的女人:“笑话!我儿子从小到大收到的情书能塞满你叶家一栋宅子,从幼儿园开始就被小姑娘堵在墙角索吻。我儿子就是人帅钱多性格好,你儿子就是眼光好——我儿子就这点没你儿子好。”

 

叶家的女人:“我儿子怎么了,他就是平常不爱拾掇,网上这叫慵懒帅痞雅帅你懂不懂,小姑娘最吃这一套。他要是收拾干净一点得满街的姑娘追着跑,怎么就配不上你儿子了?”

 

叶家的女人感觉最后一句话说得有点不对劲。

 

不对……她不是这个意思的……

 

怎么仿佛像她很期待自己儿子能与她儿子登对似的……

 

叶家的女人有点尴尬,但再强行改口又显得太刻意,于是她清清嗓子,很严肃的问道:“你心里就真的一点疙瘩都没有?”

 

叶家女人无意的一句话可谓直戳蓝家女人的心坎儿,她的语气不禁软了下来:“我儿子十五岁那年就跟我坦白说他喜欢男人,一开始我也是有些接受不了的……但他毕竟是我儿子,我心里留了疙瘩但也没说什么。有段时间我都在监视他的交友圈,他交个同性朋友我都惶恐得不得了……但这么些年,他一点动静都没有,我都替他急了,心想管他是男是女呢,有个人陪着就好,实在不行我给他介绍一个,还能给他把把关,结果前几天他告诉我他终于遇上了一个喜欢的人,这个人他暗恋好久终于追到了,我……我除了替他高兴还能说什么呢……”

 

叶家女人默默沉思,十五岁,那正是自家儿子离家出走的年纪,而那时她的儿子却坦然的与她分享自己最深最隐秘的秘密,就这一点,她突然间隐隐的羡慕起了蓝家的女人。

 

她眼神有些闪烁地说道:“只是……我儿子带一个男人回家这种事情……毕竟还是……难以接受的。”

 

蓝家的女人飞快说道:“那正好,我还不乐意我儿子倒插门呢!让你儿子入我们蓝家,皆大欢喜。”

 

叶家的女人望向她:“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怎么看你儿子都是该嫁过来的那一个。”

 

蓝家女人纠正道:“首先,你嫁这个字用得不对,都是男人有什么嫁不嫁的。”

 

叶家女人在心里默默吐槽:你刚才还管我儿子叫儿媳妇儿呢。

 

蓝家女人重点说道:“其次——就算真要嫁,那也是你儿子嫁,你看看我儿子那身材,是有腹肌的好吗?”她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曾经。自从自家儿子沉迷网络游戏以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叶家女人讳莫如深:“这种事不是看身材的,我儿子精得很,你没听过他的名号?战术大师啊,能把人骗得找不着北的那种,就你儿子那一脸纯良的样儿,估计早就被……”

 

蓝家的女人猝不忍听,一脸你闭嘴我不相信,叶家的女人立刻乘胜追击:“我看人很准,要是不信你现在打电话问!”

 

“问就问!”蓝家女人很不服气,她确信自家儿子一定足够争气,人是他追的,那主动权也该是他掌着的。

 

叶家女人见她拨通了号码,她捂着听筒,小声的与那边说着些什么:“……你老实告诉我…………叶家那小子……知道你们不在意………我就是想知道嘛…………说说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妈是关心你们……”

 

说着说着,突然间蓝家女人变了脸色,她捂着胸口痛心疾首:“哎哟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你偶尔也会去去健身房的,这都白练啦……”

 

叶家女人心中暗爽,假意安慰道:“两个男人嘛,这种事情不比男女的,要相互迁就一下,这也没什么,不正好说明你儿子懂事些嘛……”

 

叶家女人说完这话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不对……她不是这个意思的……

 

怎么说得像她仿佛很满意这段关系似的……

 


  ===============================


街边摊内。

 

叶修和蓝河两人吃完了一波,感觉还不够饱,决定再来几串烧烤。烟熏火燎中,叶修与蓝河一人含着一支冰棍儿来缓解粉条的麻辣感。

 

蓝河有些担心地问道:“你说咱妈怎么谈了这么长时间?不会是打起来了吧?”

 

叶修说:“放心,那咖啡店很高端的,真打起来了会有人给她俩拉开的。”

 

蓝河还是有些担心:“那万一谈崩了怎么办?你爸真的有一百种方法会让我在本市待不下去吗?令尊是不是有什么黑社会背景?到那时我该怎么办?”

 

叶修在他头上揉了一把:“听他瞎吹呢——再说了,万一真在本市待不下去了,那我就去你市找你呗——我还挺喜欢香菇的。”

 

 =END=


好的我真的要开始复习不能摸鱼了……


评论 ( 50 )
热度 ( 475 )

© _千袖逆风兮 | Powered by LOFTER